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响水湾的博客

入得红尘来 便搅动了浑水 愿为知音者轻拨琴瑟 飘袅袅茶香

 
 
 

日志

 
 
关于我

很简单,层次很低,所以我写的很实在很贴近。全部原创,诚心实意交朋友,离得很远没关系,心很近。

网易考拉推荐

复制一段目击,记住723  

2011-08-02 11:3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鞋厂老板老吴:“我亲眼看见火车追尾”
  
  温州市鹿城区双屿镇,是温州市城市西扩、经济西拓的工业重镇,常住人口1.7万人,外来人口却有近19万人,闻名遐迩的“中国鞋都”就坐落其间。
  温州人老吴就是当地数百家鞋厂老板之一。7月23日晚上8点38分(编者注:此为新华社公布的事故发生时间;铁道部官网公布的事发时间为8点50分),冒雨驾车回家的老吴,亲眼目睹了火车相撞的瞬间。“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很大,雷声也很响,但那撞击声,比雷声还响不知多少倍。”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4天,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老吴依然显得很激动。他告诉记者,事发那天,他与几位朋友小聚,晚上快9点的时候,他驾车回家,当他行驶到下岙路接近高架铁路桥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
  “那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大的声音,我摇下车窗往外看,见我右前方不足百米远的高架桥上,两列火车撞到了一起,好几节车厢翻着个儿掉了下来,其中一节像梯子一样直立着戳在地上,我当时被吓蒙了,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老吴告诉记者,列车翻落桥下的同时,桥上的列车冒出了滚滚浓烟,而此时,四周除了哗哗的雨声和间或的闪电和响雷,再没有了其他声响。
  几秒钟后,老吴缓过神来,他意识到,“出事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报警,我打了110,然后开车回去找人。”报了警的老吴迅速回到村里,“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了我能告诉的几乎所有人,我想,我们应该赶紧去现场救人。”
  巨大的撞击声也惊动了住在附近的百姓,正在大家纷纷猜测的时候,老吴的消息,让所有人感到震惊。“大家都知道火车撞上了,很多人开始往大桥下面跑,一些人也许是想看热闹,但更多的人是去救人的。”老吴告诉记者,他自己,还有很多住在附近的居民和打工者都冒雨跑到大桥下,很多人还光着膀子,大家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救人,“但我们没有救援的经验啊,手里又没有可手的工具,那场面现在想起来还让人心里难受。”
  老吴告诉记者,就在越来越多的百姓赶到出事地点并感到束手无策的时候,晚9点10分左右,消防车呼啸着赶到了,紧随其后的,是武警战士、公安人员、医疗救护人员和政府官员,“当晚,‘专业抢险人员’先是拉上警戒线不许外人靠近,随后,又召集‘看热闹’的年轻男性加入到抢险队伍中来。很多人(百姓)都帮着寻找生者、运送伤员,有些人还跑回家里取锤子、铁锨等工具。”
  对于自己当晚的“壮举”,老吴向记者表示,就是再普通的一个人,遇到这事也不会袖手旁观,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
  “我们这里,主动跑去参加救援的人很多,他们都是无名英雄,你们记者应该好好报道报道他们。”带记者去见老吴的村民对记者说。
村民罗忠平:在黑暗中搜救伤员
  
  7月27日下午,记者在事发现场的人群中寻找目击者,一位大姐悄悄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男子:“他去救人了,你问他好了。”
  大姐指认的这个人,叫罗忠平,36岁,双屿镇人,在一家鞋厂工作。罗忠平告诉记者,这几天,没事的时候,他就会来到这里看看,“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感觉不是滋味,这里感到很堵。”罗忠平用手拍着自己的胸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有人在喊救命、有人痛苦地呻吟,有人躺在那里无声无息。到处是散落的行李物品,到处是血迹,车厢翻了个个儿,座椅都跑到了头顶上……那场面,太惨烈了。”罗忠平告诉记者,他家住在半公里外的小区里,出事那晚,他也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声,也看到了高架铁路桥上的浓烟。
  “听说撞车了,我和几个邻居一起跑到这里,反正是下雨,我们都是光着上身的。来到这里,看到消防队正在召集大家去救人,我就冲上去了。”罗忠平和其他村民与专业抢险人员一起,从车窗爬进车厢,开始在黑暗中搜救伤员。“我一共救出来11个伤员,其中有两个小孩,5个男人,4个女人。我还抬出来一个死者,是个女的,是站着死的,被车厢的门卡住了身子,就那么直直地站着,胸前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
  罗忠平告诉记者,在他抢救出来的人中,有一个男人很是幸运,“他被夹在变形了的车门狭小的缝隙中,一边是一个铁架,一边是一个鼓囊囊的行李,正好把他保护起来,但尽管保住了性命,他的腿却受伤了,好像是骨折了,我是把他背出来的。”
  记者了解到,事发当晚,赶来现场的百姓超过1000人,其中很多青壮年都加入到了救援的队伍中,有附近的村民,有外来务工人员,有企业主,也有正在放暑假的学生。他们没有专业的抢险经验和技能,也许最初也并没有想过要参加救援,但在那个雨夜,这些人却成为了令人肃然起敬的无名英雄。
  7月23日20时38分,温州市鹿城区黄龙街道双坳村下岙处的瓯江大桥,北京南至福州的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的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D301次列车第1至4位车厢脱线,D3115次列车第15、16位车厢脱线。
  翌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赶赴温州。
  事故发生后的两天,温州的天气一直不好,雨水时断时续,夜空中的闪电把城市照得透亮。
  “这几天,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会遭此劫难,为什么会这么惨,谁应该为这起事故负责。”仍在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住院观察的乘客小袁(化名)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幸运的是,与
其他已经死亡和遭受重伤的乘客相比,他只是擦伤。
  小袁回忆说,自己乘坐的D301次动车进入浙江之后,天气就不怎么好,过了温州永嘉站之后,天空开始电闪雷鸣,当时他还和同伴说起京沪高铁开通后因为遭受雷击被密闭几个小时的新闻,他担心这样的事情同样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因为D301次动车在雨中走走停停,让人特别的烦躁,车厢中抱怨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幸运”的是,被雷击的事件并未发生在D301次动车上,但不幸的是D301次动车却撞上了被雷击的D3115次动车,造成了更为惨烈的伤亡。
  
复制一段目击,记住723 - 响水湾 - 响水湾的博客

作者:一片冰心在冰箱也 回复日期:2011-08-02 10:18:40 
在过去几年里,铁道部官员多次宣称,我国自主研发的自动闭塞系统可防止动车追尾。时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2011年2月28日,张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停职审查)曾表示,中国已自主研发出世界领先的“动车防追尾系统”(主要指自动闭塞系统),可将高速运行的两列动车组的间隔时间控制在5分钟,“就是控制同一条铁路上多列动车组安全间隔时间,信息通过钢轨传送到动车组的车载系统,防止列车追尾事故的发生。”
  根据铁道部2009年发布的《铁路客运专线技术管理办法(试行)》(200km/h~250km/h部分),动车的信号系统主要包括计算机联锁系统、列车运行控制系统(CTCS)、调度集中系统(CTC)和信号集中监测系统等。
  
  上海铁路局上述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如果系统失效,监控中心仍然可以看到列车的运行情况,应该可以制止D301继续前行,以免酿成惨剧。即使退一万步来说,铁路部门作为半军事化管理单位都配备有铁路电话,前方列车完全有能力通知监控中心或后方列车,自己的运行出现了事故,但这些都没有起到作用,这才是整个事件吊诡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