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响水湾的博客

入得红尘来 便搅动了浑水 愿为知音者轻拨琴瑟 飘袅袅茶香

 
 
 

日志

 
 
关于我

很简单,层次很低,所以我写的很实在很贴近。全部原创,诚心实意交朋友,离得很远没关系,心很近。

网易考拉推荐

迷晕人的小镇 田野  

2010-03-15 15:2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词表达我的感受——坊茨小镇。

昨天早晨六点多钟。树木和小路都还安静着,我和爱人徜徉在已经“古老”的传说里。从煤矿肚子里延伸出来的火车装卸站台,虽然不再那么热闹,却依然有火车停停走走,出出进进。当年我曾随着大人在这里买取暖煤,人喊马叫的场景历历在目。买煤要有煤票,到一个只有几个平米的小房子里交钱开票后,然后到煤堆里选煤。有专门过磅的把你那份堆到一边,找来专门拉脚送煤的把煤送回家。

记得当时我家邻居就是一个送煤的,推一个独轮车,一边一个特大柳条篓子,载满了足有半吨。盘根往脖子上一架,弯腰塌背左右摇晃着一步步推着向前行,靠的纯是一把子力气和保持平衡的能力,两个腿肚子圆鼓鼓的好不惊人。那个年头上哪去找辆车,能借着“地排子车”就不容易了。周边的农村人挨不住有马车驴车牛车或小推车的用用,整个小镇的居民几乎都是靠他们的独轮车把煤送到家的。煤场的路坑坑洼洼极不好走,这些拉脚的独轮车夫负责装卸,整天在煤灰中劳作,跟从井底上来的“煤黑子”没两样,很是辛苦。

其实,小镇的居民不舍得烧多少煤,按人口算计的煤票少的可怜,所以烧过的煤不舍的倒掉,还要分拣出没烧透的重新二次使用,“拣煤核”的人很普遍很节俭。六七十年代,我们亲历了那段历史。

驻足在历史的门前,总让人浮想无限。我们沿着小镇边缘一条很老的路慢行着,这里的住户多数一家一院跟乡村掺杂在一起,柴草沟坎不时出现在眼前,到处是悠闲散步的笨鸡,偶然一两只公鸡,显得神气活现有警觉性的辨别着身边的危机,母鸡则平静的只管寻寻觅觅找食吃。这样的鸡在市场上可以卖到六十块钱,老婆感叹并联想着。

转了一个大圈,从一个半城市化的村子穿过。空旷的田野、麦田顿时令呼吸顺畅起来,春天的气息分外明显,我们像孩子一样的兴奋,眯着眼睛享受这般纯净的空气。龟缩在水泥城市里太久了,松软的泥土,翠绿的麦苗激活了血脉中的原始记忆。生于斯长于斯,我们又回到了土地。

那么新鲜,那么亲切。走在麦陇上,走向那条神秘的响水湾。

响水湾的水依然清灵秀气,虽然人为的破坏使她失去了原有的妙曼多姿,但她依然在述说着故事亲吻着故土,涓涓的缅怀着依河而居的祖先和勤奋的耕耘者。

春寒料峭,野菜们还在睡眠,它们期待一场春雨的浇灌便会蓬勃而出。只有少数的性格倔强的“姑劄子”“白蒿”在枯草田隙里挑逗。老婆不顾皮鞋的娇贵,在泥土里嬉笑穿行,事先准备好的小铲子剜进剜出,收获了一小袋美味,甚至不小心剜进了人家巴掌大的菜地里,一种长着小小的菜叶,下面却是巨大的根茎。老婆自我解嘲:城里人稀罕,挖一两棵人家不会拿怪的。

去年清明时节,老婆在人家的花椒树篱笆墙前不忍离去,采了一大包嫩芽回家腌咸菜。不死心,过了几天还要去。花椒有刺,农家人喜欢房前屋后种来遮挡小自留地,并不在乎花椒,看见你摘也不阻止,很善意。

太爽太美了,我们仿佛年轻了好几岁。我们踏上了水泥马路,用卫生纸擦擦脚上的泥土,选了一家店面稍微干净的小吃部进到里面。这是个门小肚子大的小吃店,有馄饨、和乐、包子、咸粥,吃客在里间就餐。我点了两个小碗馄饨,三块一碗。中碗四块,大碗五块。我们的小碗上来以后,紧接着一个比小碗大了许多的馄饨端给了对面食客。我以为那一定是大碗了,食客告诉我这是中碗。我的天,那大碗也就太大了吧?

傍晚,潍坊下了好一场大雨。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