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响水湾的博客

入得红尘来 便搅动了浑水 愿为知音者轻拨琴瑟 飘袅袅茶香

 
 
 

日志

 
 
关于我

很简单,层次很低,所以我写的很实在很贴近。全部原创,诚心实意交朋友,离得很远没关系,心很近。

网易考拉推荐

月黑风高夜  

2009-09-24 16: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讲个故事。

我们的知青大院坐落在村子最东南边,前面是条高高的水渠。水渠再前面是邻村的庄稼地。沿着水渠向东百十米有个槐树林子,林子边上有片坟地,其中有座塌了的坟,露出黑黑的一个洞。

村子不通电没有灯,夜晚就是黑漆漆一片。尤其这片林子,阴风一吹,树枝哗哗作响,虫兽乱窜。白天一个人路过都身上起小米疙瘩,何况月黑风高之夜。偏偏就有人打这个坟的主意,好不恐怖刺激。

按现在标准,新下去的知青就是些十七八岁,气血旺盛稚气未脱的孩子。从城市来到偏僻农村,个个都要树立独立生存的意识,面对各种突发问题。为了显示谁的胆量大,光嘴说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实际行动。

深秋,树叶基本落净。松软的树叶踩上去绵绵的发出响声,时不时传来乌鸦、猫头鹰的怪叫声,还有獾、黄鼠、长虫的神出鬼没。

天一黑就没有人再敢到这片林子里来了。

五六个知识青年神情怪异地在小声策划着一场“惊世骇俗”的阴谋。谁敢在下半夜去把丢在坟洞里的破脸盆拿回来,谁就是公认的勇敢胆大的人,并可得到当班炊事员暗藏下来的一瓶甜酱肉。

刘忠良是最狗眼看人低的帅男,偷看过禁书,老想出人头地,只有他大咧咧的站出来“应战”。

可以带上知青院里唯一的手电筒。

村里穷只能点煤油灯,人手一个。找个小瓶,倒上煤油,放进一条棉线当芯子,火柴一点就成了缝缝补补读书学习的煤油灯。

月黑风高之夜,十二响钟声过后。刘忠良在十几只善良眼睛的亲切关注下,上路了。

且不说刘忠良如何惊心动魄取回破脸盆。只说说这几个围成圈又心怀鬼胎的知识青年是怎么的心慌意乱。

如果不出意外,也就是来回二十分钟的事。盼着他回来后,大家嘿嘿一乐再钻被窝睡觉去。这件事带队的队长、其他知青和女知青都蒙在鼓里。毕竟是不务正业的恶作剧,不敢声张。

可等来等去,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刘忠良还没回来,大家伙不由惊慌起来。点起马灯,提着棍棒铁锨咋咋呼呼就要出动寻人,整个知青点骚乱起来,队长亲自带领沿途寻来。

人多胆壮。队长照我们说的找到那座坟,提着马灯往那黑洞里看!人没有,盆还在。

鬼呀!有人就喊了出来。顿时,所有的人都挤在了一起,队长为中心。

别慌!别慌!大家再四处找找!队长提高嗓子喊叫。

哈哈,结尾很简单。

那个胆小如鼠的刘忠良根本就没胆量走到那片林子。走出知青大院两条腿就哆嗦开了,往前走也不是,往回来也不行,巴巴结结挪到院墙下面的一个烧瓦罐子的窑,靠着玉米秸垛连惊带吓的昏迷了过去……一病三四天,才能勉强扛着锨出坡干活了。

从此,再没人敢提“月黑风高”的糊涂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