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响水湾的博客

入得红尘来 便搅动了浑水 愿为知音者轻拨琴瑟 飘袅袅茶香

 
 
 

日志

 
 
关于我

很简单,层次很低,所以我写的很实在很贴近。全部原创,诚心实意交朋友,离得很远没关系,心很近。

网易考拉推荐

赊…哦…小…鸡唻  

2009-12-02 14:1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给朋友沏杯来自响水湾的热茶,慢慢品着。有瓜子、甜点、几样水果,不成敬意请随便。不管您是特意过来的还是随意溜达进来的,响水湾都表示谢意。

扯一段记忆里的事与大家暖和暖和。年轻人听来权当历史知识,四十多岁以上的人可能会追忆起那段有趣岁月。当然,我那时候正赶上最美好的童少年时光。

我最敬重的人是我的母亲。母亲慈善勤劳,家与童少年都跟母亲紧密相连。放了学进门就喊“妈,我回来了!”书包往床上一丢,随手摸点吃的撒丫子就跑外面玩去了。

我们家有个大院子,母亲把院子里种满了能收果的植物,桃树、李子树、葡萄树、石榴树,窗前是月季、丁香、向日葵,西墙还有一棵梧桐树铺天盖地遮阴挡雨,整个夏天知了都会在上面唱个不休。但最为经典的是母亲养了一群鸡,这群鸡无疑是我们家庭生活的亮点。那时候倡导阶级斗争不允许搞副业,家家贫穷举国物质匮乏,养几只鸡还在允许范围之内,最多的时候有十四五只鸡。我们家的鸡蛋自足有余还腌咸了吃。纯自然生态,跟现在买的鸡蛋没法相比。

鸡是怎么来的呢?家家户户都是赊的,先不给人家钱。开春稍微一暖和的时候就会有“鸡贩子”(属正当经营)串街游巷挨家挨户大着声拖着腔高唱着——赊……哦……小……鸡唻!

他们一般这样:大金鹿自行车后架上固定一圆形高约十公分,直径约一米二三样子的竹编或苇编笼屉,用布、棉被罩着,也有两层的,叽叽喳喳几百只小鸡,黄的、花的、黑的、白的、活泼的安静的出风头的好不喜煞人。也有推独轮车出来赊小鸡的,他们大都在一两百公里范围内经营。不收你钱,先在您的门牌户名记下帐,赊多少只都行。待到秋后冬初小鸡长大了下蛋啦有了回报再向你收钱,来年可以再赊。

这种经营方式赖于当时人们手头缺钱和民风淳朴,现在想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小鸡长大有个过程。挑选小鸡的时候尽量挑选母鸡,这要靠个人的眼力和经验,如发现有鼓鼓头的,那一定是母鸡。先用盒子养,渐渐长到十几天就能飞或跳出来了,长出小鸡冠的公鸡开始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孩子们最高兴这一口,故意把自家认为有两下子的公鸡跟别人家的公鸡撮弄到一起,看一场好戏,然后无比的欢欣。几乎所有的公鸡都好斗,窝里斗,见了别群的公鸡老远就摆出架势非分个输赢不可,动不动就血淋淋的来家了。

鸡也有性格脾气,根据每个鸡的特点起上不同的名字,到了喂食的时间就要大声的呼唤它们,忙不迭地往回跑。养到个差不多,公鸡就被陆续杀吃了,顶多留一两只压群。母鸡会下蛋自然被另眼看待。也有得病死的,也有不小心踩死压死的。那时候公益服务很到位,不仅人看病免费,鸡也免费定时有人上门打防疫针。

我们都见过殃鸡(鸡瘟)的情景,按现在的说法就是鸡流感。开始是一只或两只神情恹恹不思吃食,发展下去会不断使劲仰头、摇头、点头、使疯、死掉,甚至一窝鸡都死掉。这样的鸡是不能吃的,会在果树下挖个坑掩埋充当了肥料。

鸡也有灵性,有的极喜欢与人接触玩耍甚至护院。由于鸡的眼睛长在两边,它在关注你的时候是偏着脑袋用一只眼看你,摸它也不跑。我们家就有这么一只黑母鸡,特别能吃,我们给它起名“草包”。打小就顽皮喜欢跟我们玩甚至能跟我们走出很远。长大了很能下蛋,冬天也能一周下四五个蛋。再一年变得隔一天一个,隔两天一个,三年后就不下蛋了。它是我们家的鸡中元老,之所以留着它就因为它讨人喜欢有个性是鸡中老大,公鸡也不是它的对手。它喜欢抱窝护窝,只要是自家的小鸡它都护。自家院里的墙角旮旯树下土里都有它带领小鸡们觅食的身影,白天大门是敞开的,它会领着鸡群到处去觅食,有时能跑出一里路远。

我虽然贪玩,但有一项任务我是很乐意干的,就是去拔草。周边就是农村到处都有草有庄稼地,拔回来剁碎了掺一些玉米面、糠、剩饭菜喂鸡,只有吃饱喝足了才肯下蛋。那只草包很会看家,见别家的鸡溜达到我们家来就会前去驱赶,狗猫它都不惧,到了后来连小孩它都不客气,大人若用手指头向它挑衅,它也会毛发倒竖,翅膀展开伏低身子准备迎战。鸡能自我变性,草包后来就变成了会打鸣的“公鸡”。

满院子里有小鸡奔跑、追逐、嬉戏、捉虫十分滋养童心,不仅可以养大了下蛋,公鸡还可以杀来吃。当然也有给鸡垒窝。那鸡窝要有三层,最上层铺草,下蛋专用;二层是卧室;底层是排泄的粪便。每天晚上都要关好鸡窝门,以防黄鼠狼偷鸡,天明放出来喂食。栽种点什么还要防备鸡们吃了。每年都要赊新的小鸡,淘汰老的,既有蛋吃也有肉吃,生生不息。

杀鸡是家家户户都要干的事,我也亲手杀过鸡。逢年过节杀只鸡很正常。哪只调皮捣蛋没有前途的就会成为盘中餐。抓住翅膀提起来,把鸡头往后一拽亮出脖子,然后拿着在缸沿上磨了几下子的菜刀在拔了几根毛的脖子处拉几下,看看血滴的差不多了往地下一丢,鸡会扑棱几下,然后才蹬腿完活。这样实际上很残忍,其它的鸡就在一边站着看,有时杀不利索那鸡会蹦起来惊恐的走来走去,十分血腥。我不想杀鸡,如果家里的杀鸡“凶手”不在,作为少年的我为了尝试胆量只好硬着头皮上马,至于用开水涂毛开胸掏拿内脏就不干我事了。

那句唱腔——“赊……哦……小……鸡唻!”现在想来怎么就那么有味呢。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